新華網 正文
80多名“刷單客”被騙62萬元
2020-06-03 07:40:08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今年24歲的淘寶店主吳傑(化名)沒想到自己的“刷單窟窿”會越來越大。從2019年10月開始,他就在微信放單群裏發布“刷單廣告”,承諾每單返現1%。

  “刷客”們紛紛按照要求下單、付款、確認收貨、打上好評,再和吳傑聯係返款時,卻不斷地被拖延,最後被拉黑、踢出群聊。“刷客”們最終只得選擇報警。

  蘇州警方調查發現,此案發生在2019年10月到11月間,被騙“刷客”分布在全國各地,共有80多人,被騙金額從4000多元到1萬多元不等,總計金額超過62萬元。

  2020-06-03,蘇州市吳中區胥口派出所將犯罪嫌疑人吳傑抓捕歸案。今年2月19日,該案被移送至吳中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3月20日,吳中區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涉嫌詐騙罪提起公訴,目前法院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刷客”盯著傭金,他盯著“刷客”的本金

  去年10月,吳傑使用“玉女掌門人”的微信昵稱,開始在“靠譜貓貓”“包賺包富”等微信放單群裏發布“刷單廣告”:“有空幫我家店裏的寶貝拍銷量嗎?每單返現1%,讓你足不出戶就能日賺百元!”

  廣告一經發布,響應者雲集,相當數量的“刷客”添加了吳傑微信。吳傑告訴“刷客”,不管拍多少貨,統統返1%的傭金,多拍多得。

  現實中,“刷客”已成為一種職業,他們接這種單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早已駕輕就熟,“很多店都刷單的,這家還有一個皇冠,靠譜!”

  于是,他們按照吳傑給出的“刷單規矩”,拍下衣服,然後靜待傭金。過了一段時間,“刷客”們按照要求確認收貨、打上好評,在聯係返款時卻不斷地被拖延,“別慌,挨個處理”“放心,我要真跑,就不理你了”,“玉女掌門人”各種敷衍,此後卻再也不回復了,甚至將“刷客”拉黑、踢出群聊。這時“刷客”們才發覺被騙。

  接到報警的蘇州警方調查發現,2019年10月,吳傑已負債累累:網貸欠款11萬元、信用卡欠款7萬元、銀行貸款2萬元,還欠親戚10萬元。

  靠刷單活著的店鋪

  2014年,高中還沒畢業的吳傑便從河南老家來到蘇州闖蕩,端過盤子、賣過咖啡、搬過磚。一心“要讓家人過上好日子”的吳傑當年4月開了第一家淘寶店鋪“女神的嫁衣”,主營婚紗禮服。剛開始,店鋪生意還不錯。2015年4月,“女神的嫁衣”因存在大量刷單行為被淘寶官方封號。

  對此,吳傑有“不得已”的苦衷:“剛開始做電商,店鋪沒有知名度、沒有高評分、沒有回頭客,誰來買你的東西啊?”正因為刷單,店鋪才能有更好的銷售量。當時,已經有相當數量的“職業刷單人”“職業刷單組織者”,商家、組織者和“刷客”共同組成了一個“地下黑産”。吳傑加入了很多“放單群”“刷單群”,在群裏隨便發個消息,就有很多人主動聯係,根本不愁找不到“刷客”。

  “刷單”有一套相對固定的流程:“刷客”在店裏下單並支付後,店家會發出一些不值錢的小東西或者制造假發貨單據,“刷客”下單幾天後“確認收貨”,並打上好評,店家便會將實際支付的貨款連同1%的返點一起打回原支付賬戶。

  于是,店家賺到了客流量、銷量和高質量評價,“刷客”賺到了傭金。

  2015年年底,吳傑重操舊業,買下一個別人的店鋪,取名“明媚旗袍館”,並定下新的“刷單規矩”,以逃避平臺的“追查”。就這樣,吳傑的店鋪不斷地刷幾百元的小單,以提高店鋪評價和知名度。此間,他還用妻子的名義又注冊了一家淘寶店“衣人香”。那段時間,吳傑每天能賣出幾十件旗袍,每個月都能賺一兩萬元。

  但平臺官方對刷單行為的查處力度也越來越大。2019年7月,吳傑店鋪的商品接連被屏蔽,無奈之下,他不得不一邊推出新品,一邊加大刷單量,但大量刷單成本讓他不賺反虧。當他看到賬戶裏“憑空”多出來的60多萬元刷單款,便想據為己有。

  “刷客”為何接連被騙

  蘇州吳中區人民檢察院辦案檢察官譚秀萍在審查案件時發現,“我在家帶小孩”“我在家一直沒上班”“我空閒時間還蠻多的”等話語,頻頻出現在被害人的筆錄中,刷單人大都希望通過這個“足不出戶的輕松工作”賺點錢。刷單只要像平時網購一樣下單、付款,再確認收貨,便能“日入百元”。

  82名受害人中有很多學生和家庭主婦,女性佔比83.5%,80後佔比84.1%。大多數人是老“刷客”,甚至是職業刷單人,收入全靠刷單。

  譚秀萍表示,刷單已形成“商家、掮客、刷客”上中下遊黑色産業鏈,部分“刷客”因長期從“組織者”那裏接單賺取傭金而放松警惕。不少“職業刷單者”在被騙之前,每個月能賺幾千元,壓根兒沒想過會受騙。

  譚秀萍指出,網上“刷客”風險遠超一般。第一,刷單需要墊資,可能刷了幾十筆都賺到了傭金,但只要一次不慎被騙,就會血本無歸;第二,刷單被騙並非小概率事件,更多的被害人因被騙金額小並未報案,此類人群的基數可能相當龐大;第三,“刷客”如果明知涉及虛假宣傳還主動參與刷單,可能被視為共同侵權,並對消費者的損失負有連帶賠償責任。

  據了解,2017年以前,打擊刷單主要靠行政手段,一般罰款、封店了事。但在2020-06-03,全國第一起“刷單入刑”案在杭州余杭區法院公開宣判,刷單組織者因犯非法經營罪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2018年出臺的新反不當競爭法也明確規定了對“刷單”的處罰。

  “刷單不僅涉嫌侵犯消費者知情權、欺詐消費者,而且違背了道德、破壞了市場秩序。”譚秀萍説。

  (記者 李超)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80多名“刷單客”被騙62萬元-新華網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61125882753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