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创白宫抗疫不力,特朗普压力山大,有3个迹象显示美方或铤而走险?

来源:海外探客 编辑:杨丽

他的当选是民粹主义政治在里根总统以来第二次将总统候选人送进白宫,也是茶党运动以来美国右翼民粹运动的第二个胜利。民粹主义政治自古以来都是相当有效的政治方针,而现在全球右翼民粹主义政治正处于繁荣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情报和执法部门的调查结果,一直很紧张,俄罗斯试图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以提高特朗普赢得白宫的机会。在蓬佩奥访问之前,穆勒发表了一份期待已久的关于俄罗斯在选举中的

美国是全球医学水平最高的国家,在疫苗研发方面应该不会落后,但在恢复经济方面却不如东方。没有完全的复工,就无法恢复经济,无法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恢复经济,特朗普恐怕就要对椭圆形办公室说拜拜。

不要以为美方停止资助世卫组织、持续败坏别国形象等等只是孤立的事件。所谓的孤立事件背后往往有一根看不见的丝线贯穿,而顺着这根丝线去找,往往会发现可怕的东西。

疫情之后,世界将与以往大不同,甚至可能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正因为赢的希望不高,白宫才更可能铤而走险,狗急跳墙。对此,崛起中的大国绝不能抱有幻想,绝不能掉以轻心。抗疫已经成为持久战,而另一场无法预测的“战争”恐怕也要开始。

扩展阅读,根据您访问的内容系统为您准备了以下内容,希望对您有帮助。

新闻多一点|*考察的西安交大

水门事件或者水门丑闻,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光彩的*丑闻事件之一,其对美国本国历史以及整个国际新闻界都有着长远的影响。在1972年的总统大选中,为了取得民主党内部竞选策略的情报,2020-06-07,以美国共和党尼克松竞选班子的首席安全问题顾问詹姆斯·麦科德为首的5人闯入位于华盛顿水门大厦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在安装*并*有关文件时,当场被捕。由于此事,尼克松于2020-06-07宣布将于次日辞职,从而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因丑闻而辞职的总统。扩展资料
事件*
新任命的特别检察官在白宫*交出的录音带中找到了新证据,有一盘录音带上清楚地记录着水门事件发生后六天,尼克松指示他的助手,让中央情报局阻挠联邦调查局调查水门事件,这是尼克松掩盖事实*的铁证。整个白宫被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一直相信总统的清白,一直超出自己的职权范围来保护总统,而总统却从一开始就掩盖*,并欺骗他的顾问、公众、国会甚至自己的家庭达两年之久,每个人都感到被出卖了,就连共和党的一批参议员、众议员也建议他辞职,尼克松终于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水门事件

第一观察|从党中央到小村庄,“五级*”同框大有文章

个人魅力 八面玲珑广拉选票
个人魅力是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不可或缺的因素,奥巴马是这方面的绝佳代言人。很多人把奥巴马比作肯尼迪第二,他也有意识地向这个形象靠拢。两人同样年轻英俊,同样哈佛毕业,同样参议员出身,同样一讲成名、口才卓绝。奥巴马曾刻意模仿肯尼迪,其努力得到了肯尼迪家族的认可:肯尼迪弟弟称他为肯尼迪最佳*继承人,肯尼迪女儿则毫不犹豫地表示:“等了半辈子才等到和父亲如此相似的人。于是,“第一家族”的荣耀温暖了奥巴马。更重要的是,奥巴马小心翼翼地使用自己的背景。他不打少数民族的牌,坚持强调不同种族的团结与融合,这个一贯立场使他大受欢迎。他的非洲血统,他带有浓郁亚洲风情的夏威夷和印尼岁月,他做混混吸大麻的年少轻狂,他的哈佛法学院的精英教育背景等等,让他可以在面对不同人群时都能找到相通点,从而吸引了少数族裔,赢得了很多白人精英的支持,还调动了一向对*漠不关心的年轻人。大选日,奥巴马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魅力:美国媒体称此次大选大约有1.3亿选民投票,达到1960年以来最高水平。有评论指出,“奥巴马一代”(18岁至30岁的年轻人)是奥巴马获胜的关键因素。在参与今年美国大选投票的选民中,每10人中有1人是首次参与投票,他们大部分都是年轻和非白人选民,其中大约有2/3的新选民年龄在30岁以下。据悉,每5个新选民中就有1名黑人和1名西班牙裔美国人,而奥巴马成功吸引了2/3的西班牙裔选民以及几乎所有参与投票的黑人选民。此外,奥巴马还成功地吸引到女性选民过半数的选票。网络时代 新兴媒体威力凸显
奥巴马的竞选口号是“我们能”!抓住人心思变的现状展示自己的朝气蓬勃。有人说,网络对于奥巴马正如电视对于肯尼迪、广播对于罗斯福。奥巴马团队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对网络、手机等新兴媒体的充分利用不仅为他成功奠定了雄厚基础,也成为奥巴马之“新”的最好注脚。在美国大选这场最烧钱的马拉松中,出色的筹款能力无疑是制胜法宝之一。据报道,奥巴马筹款总额达6.2亿美元。奥巴马团队在广告宣传上的花费就高达2.92亿美元,超过其对手麦凯恩的筹款总额—2.3亿美元。这其中网络的作用不容小觑。网络被比作奥巴马源源不绝的“提款机”,其网络筹款屡次刷新纪录。有报道称奥巴马筹款总额中超过85%来自互联网,而且绝大部分是不足100美元的小额捐款。也有报道指出,奥巴马竞选经费中1/4来自捐款额200美元以下的小额资助者。无论哪种说法是真,奥巴马多样化的筹款方式不容置疑。网络对于奥巴马的意义远不止于“提款机”。奥巴马在竞选之初就推出了自己的网站。其设计大量利用了社交网络和互动元素,用户可以在网站上开展讨论、自己举办筹款,观看视频等等。其中一个名为“奥巴马女孩”的视频在YouTube的浏览次数超过400万次,并且多次出现在电视新闻和访谈节目中。此外,奥巴马数百万美元买下的搜索引擎Google中的关键字广告,成功地将浏览用户引导到了自己的竞选网站,或者成为自己的支持者,或者捐钱。网络无疑是奥巴马吸引选民以及与选民交流的最好平台。大选之路 时势造英雄
“选不逢时”或许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的支持者的叹息。专家指出,纵观美国大选历史,除了1988年大选共和党连续第三次赢得总统选举胜利外,美国选民很少投票支持同一个政党连续执政12年。更重要的是,经历了阿富汗与伊拉克的两场战争,遭遇了无情飓风的蹂躏后,共和党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可谓千疮百孔。麦凯恩的竞选从一开始就压力无限。不过,凭借在*和外交领域的丰富经验和出生入死、为国效力的英雄形象,麦凯恩曾一度在与奥巴马的较量中领先。然而,一场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碾碎了他最后的希望。经济政策一向是民主党的强项,而麦凯恩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与当前的布什政府划清界限。于是,*调查中,奥巴马的支持率一路攀升。天时当然不是麦凯恩失利的唯一原因。竞选用款的捉襟见肘使麦凯恩团队不得不弃车保帅,丧失进攻锐气;副手*佩林给选民带来最初的新鲜后逐渐演变为麦凯恩团队的包袱,甚至一度引发内讧;金融危机爆发后,麦凯恩棋行险招宣布“暂停竞选”以全力应对危机,结果救市方案的首次投票受阻不仅使他博取选民好感的努力成为泡影,还严重影响了自己在选民心目中的诚信;而之后通过攻击奥巴马与恐怖分子的关系等“抹黑”企图让选民看到了他的气急败坏,反而抹黑了自己的形象。资历尚浅的奥巴马在与经验丰富的希拉里的拉锯战中逐渐成长,在共和党留下的烂摊子面前用“变革牌”击败了麦凯恩的“经验牌”。非裔美国人奥巴马的当选本身的确是奇迹,不过奇迹的背后是有力的号召、有效的策略与有利的时机。

每经23点丨提醒:五一休5天,这周日是工作日;哈尔滨一传多暴露出什么漏洞,疾控中心专家回应;上海:单位或个人可自愿自费核酸检测

唐纳德·特朗普从一位无人严肃对待、丑角般的外围参选者变身为当选总统,这是美国近期经历的最令人意外且制造心灵创伤的事件之一。其影响尚不明朗,但在最坏情形下,可能造成美国完全放弃其全球领导地位,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分崩离析,而自1950年代以来,美国为打造这一秩序已经耗费大量心血。从雷杰普·塔依普·埃尔多安(RecepTaip Erdogan)的土耳其到欧尔班·维克多(Viktor Orbán)的匈牙利,特朗普牌民族主义的胜出,可以说与这些彼此截然不同的国家中威权主义的上升势头相映成趣。同时,这些进展令民粹主义民主活生生地威胁到个人自由,甚至对西方所钟爱的理念构成更为根本性的麻烦。诸多事项依旧悬而未决,但随着愤怒的民族主义者在相当多的地方呼风唤雨,我们无法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动荡。在美国,无休无止的事后检讨将围绕特朗普的胜利原本可能如何发生而展开;多数媒体将继续关注一些短期议题,如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Comey)在选举前十一天的介入,或者是希拉里·克林顿竞选阵营的一连串泄密事件,据报道,遭泄露的资料源自俄罗斯方面。这样的考量是合理的,或许也与目前的结果有关联。但重要的是意识到,目前的结果根植于美国社会内部。随着共和、民主两党重新评估它们的立场,它们就如下议题加以省思或者会更好:2012年以来的短短四年时间里,*版图是如何改变的;这样的改变如何不只反映了竞选方面的戏剧性事件,而且反映了美国自身的内部变化,即人们对经济状况的忧虑和对美国在世界事务中所扮演角色的一种深切不安之感。在整个发达世界,2008年的银行业危机令精英的权威受到质疑,是他们一手缔造了这一高风险的体系。用前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阿兰·格林斯潘(AlanGreenspan)的著名证词来说,“银行业模式中存在缺陷”,削弱了精英之支持率所依托的专业知识。较西方的经济失败更为严重的是,随之而来的不公正感变得愈发强烈。公众所见证的是,一直在运作这一体系的所有那些富有的机构和个人均收获援助,随后穷人和中间群体迎来的却是紧缩政策和失业。在美国,源自该国相对实力衰落的焦虑,加重了这些恼人观察的破坏性影响。乔治·W.布什时代令人痛楚地暴露了美*事力量在伊拉克的限度,自那之后,奥巴马时代见证了中国依某种计量方式终结了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并似乎已做好准备,会在若干年之后全面超越美国。民族主义可以采取多种形式,但混合了怀旧情绪的民族主义可以特别有效。特朗普的承诺不只是令美国伟大,而且是“令美国再度伟大”。英国脱欧阵营的口号不只是敦促取得控制权,而且是“拿回控制权”,英国读者或可从这样的口号中听到共鸣。特朗普承诺要重新获得的不会是美国过去一向自我想象的那种伟大。特朗普并未声言致力于增进开放和民主,这样的承诺有时被过多宣示了;恰恰相反,他建言推动的是一种坚决果断但也更加世俗的*,有可能为其他大国创造可以填补的空间,他也知道哪些大国会去填补。这样,整体而言,当今世界可能很快就必须想方设法应付美国撤退的后果了。但首要任务是去理解,美国何以采取了这样一种自我中心主义的转向。为找到答案,我们又必须首先考虑美国的*体制。希拉里精英捕获与否决制
美国*体制的功能失调大大影响到2016年总统选举的结果。巨量金钱和强大的特殊利益正以牺牲普通民众为代价,腐蚀国会并充实精英们的钱包,这一指控将从右翼到左翼的两位外围候选人特朗普和伯纳德·桑德斯团结到了一起。两人均控诉希拉里·克林顿,视其为这一类*的化身,因克林顿夫妇早已通过收取既得利益群体的金钱而自肥。两人都将批评的矛头对准了高盛这样的华尔街银行,将它们视为特别*的力量。随着选举年乏味地向前推进,右翼更将指控提升到了新的高度:特朗普谴责包括联邦给调查局(尽管只在其赦免克林顿时)、联邦储备委员会和全美选举行政机关在内的美国机构*。极具破坏性的保守派人士马特·德拉吉(MattDrudge)甚至暗示,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出于*目的而夸大了飓风“马修”的威胁。美国的*体制确实变得功能失调了;麻烦在于,特朗普和桑德斯这样的批评者并未找对问题的根源,并且未能提供任何真正的解决方案。问题的真正部分根植于美国社会的特质,部分根植于美国的制度。就人种、民族、宗教、地理和文化而言,从每一个可以想见的角度来看,美国人都是高度多元繁复的。过去二十年间,他们也变得高度分化。这种极化反映在美国人选择居住地点方面,在那些地方,意识形态上的亲近往往较人种或者宗教更为重要;也反映在国会中,在那里,最温和的共和党人要比最保守的民主党人保守很多。这极不同于过往二十世纪的情形,那时两党之间的共识令两党得以从新政到罗纳德·里根减税等诸多重大政策上达成一致意见。除了意识形态上的分化,美国还经历了数量庞大的利益群体的兴起。那些利益群体坐拥巨量财富,组织完备,其中不只包括企业说客,还包括环境组织、提倡为治疗人类已知的几乎每一种疾病花钱的人士,以及个人富豪捐赠者,如赌场巨头谢尔顿·安德森(SheldonAdelson)或声名狼藉的科赫兄弟,即查尔斯·科赫(Charles G.Koch)和大卫·科赫(David H.Koch),他们能凭借一己之力筹集到与两党中任何一党几乎一样多的资金。自1990年代晚期以来,美国*活动中金钱的数量已经递增了一个数量级以上;募资如今成了所有官员念兹在兹的重大急务,特别是众议院议员,他们必须每两年一次为连任打拼。(谢尔顿·安德森生于1933年,至2018年8月拥有财富约322亿美元。查尔斯·科赫生于1935年,大卫·科赫生于1940年,兄弟两人共同拥有科赫实业集团。译注)
从建国之父们那里继承下来的宪政架构加剧了两极分化和利益群体捕获效应。相较于西欧的议会民主制,美国的体制将权力广泛分散在政府内部彼此相竞的分支中。这样的总统制下,行政和立法部门之间理当相互有效制约;立法部门的参议院必须拥有超级多数(一百票中的六十票)才能通过普通法案;最高法院可以推翻国会的法令,并在最近数十年间已承担起制定社会政策的责任;真正重要的权力依旧由州和地方保留。这些权力中心的每一个都可否决整个体制的行动。这样一种体制加上两极分化和强大利益群体的崛起,结果就是我所称的“否决制”。即这样一种局面:特殊利益群体可以否决对他们有害的举措,与此同时,致力于公共利益的集体行动变得极难达成。否决制于美国民主而言并不是致命的,但确实形成了质量低下的治理。这在政府最基本的职责之一即形成年度预算方面显而易见。今天,联邦预算无法在所谓“常规出货”(regularorder)程序下获得通过,这一局面已持续十多年。每一年,民主党人和共和党的茶党人士之间都出现摊牌局面,茶党人士威胁说,要么根本不通过预算案,要么不提高债务上限(这样的拒绝荒谬绝伦,因其会牵涉美国的主权债务违约)。2013年,此种边缘政策造成政府完全停摆,这期间,联邦工人哪怕仅仅出现在工作岗位,也将面临刑事制裁。否决制尚有其他恶劣影响。一万页的美国税典是个耻辱,其免税和补贴目录晦涩费解,以往在妥协中缓慢确立的特殊权益层叠往复、积重难返。美国的企业税率居于世界最高之列,也成为媒体头条;若能削减这一税率以避免所有政府停摆事件发生,美国会有更优异的表现。两党的预算专家原则上均同意,特别是为鼓励美国的跨国公司将它们藏匿于海外的两万亿美元现金取回国内使用,这一税率理当削减。但在实践中,饱受否决之碍的国会甚至无法废止令人憎恶的“附带权益”条款,该条款给予私募股权投资者和对冲经理较其他所有人都更低的税率。我将“*衰败”定义为组织完备的利益群体对*权力的捕获,这些群体以牺牲更广泛的公众利益为代价,为谋求自身利益而扭曲体制。另外,一个衰败的体制无法整饬自身,因为那些根深蒂固的利益和思维方式阻碍了改革。最近几十年里,随着组织完备的精英利用否决制维护他们的利益,美国的*体制已历经衰败。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国家不再民主,而是说,当一些美国人在*进程中比他人拥有更多分量,代表性方面即出现危机。对不公正的这种认知,形成了影响到这次选举结果的第二大社会条件即不平等。弗朗西斯·福山不平等与阶级不满
过去一个世代之间,不平等上升了。有关最顶端1%人群中最顶端10%人群的财富和收入聚集状况的概括性数字广为人知。直到这次竞选,较少为人意识到的是,其他99%的人群是怎么生活的。美国的左翼人士考虑不平等问题时,依惯例首先想到的是城市内部的非洲裔美国人、非法移民或者其他生活在边缘状态的少数族群。这些群体中的贫困依旧是大问题,但不平等增长的负担落到了不同的社会阶层身上:年长的白人工人阶级,如今他们已饱受三个世代的去工业化之苦。如来自*光谱对立两端的社会观察人士查尔斯·默里(CharlesMurray)和罗伯特·帕特南(Robert Putnam)所记录的那样,美国最重大的社会*不再是种族或者族群,而是阶级,这由受教育水平决定。(查尔斯·默里生于1943年,*学者、社会学者,自由至上主义者。罗伯特·帕特南生于1941年,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译注)
大学毕业生和辍学者之间的财富分化令人震惊,这样的分化不止在收入统计方面显而易见,比如,只接受过基本教育的工人通常比他们的父亲或者祖父挣钱要少;涉及家庭解体、*成瘾等社会功能失调问题时也是如此:初选季中,在白人占多数、乡土气息浓厚的新罕布什尔州,头等议题成了海洛因滥用。脱氧麻黄碱的使用已蔓延至美国乡下,单亲家庭中的儿童正遭到抛弃,只得自己照顾自己。在农村地区受教育程度较低的民众那里存在巨大的疏离感和不满,他们的不满在于,那些生活在城里的同胞无视他们的困境。(脱氧麻黄碱别名“*”。译注)
两党没有哪一个充分代言了白人工人阶级。共和党精英来自企业化的美国,他们提倡自由贸易和开放的移民迁徙政策,这可以叫做《华尔街日报》的世界观。白人工人阶级可能会基于*支或堕胎之类文化议题投票支持共和党人,但共和党执政集团并未...

国际锐评丨蓄意挑拨根本动摇不了中非关系

莉安被排挤出白宫后,也明白受到了欺骗。交出了手中的底牌,又失去了白宫里的职位,下面将要发生的事她都不敢想象。就在莉安开车逃离华盛顿时,在偏僻的公路上被弗兰克安排的人制造了一场车祸事故,永远闭上了嘴。马克此时图穷匕见,当面要求得到副总统职位,不容克莱尔有半分考虑时间,否则克莱尔不仅位置难保,连杀死托马斯的秘密也会曝光于天下。克莱尔没有选择,在白宫的走廊里,她向媒体宣布特种部队已击毙艾哈迈迪,并以总统行政特权宣布向哈里发国宣战。住在宾馆里的弗兰克,听到此话便知根本不会有赦免。克莱尔的讲话结束没多久,白宫外就爆发了反战示威*。还有*者因翻越白宫围墙,被特勤局击毙。克莱尔站在总统办公室窗前,看着外面的汹涌波涛。桌上的手机一再亮起,屏幕上显示着弗兰克的名字。她不想接听电话,弗兰克已经是过去式,克莱尔的时代即将到来。扩展资料:
剧情简介
针对人质被害事件,克莱尔通过媒体呼吁民众关注*。其意图无非是转移公众视线,将民众注意力从弗兰克任职副总统期间的违法行为,转移至打击恐怖主义。与此同时,弗兰克也没有闲着。他强行闯入众议院,让正在申请组建总统调查委员会的共和党人非常不满。更让他们恼火的是,多数党领袖鲍勃明目张胆的支持弗兰克的无礼行为,丝毫不理会共和党的反对。在马斯特森夫人的事情上,克莱尔可谓胜过汉娜一筹。可喜的是托马斯也回到了白宫,有笔杆子在身边,多少能让她安心些。这会莉安也说服艾丹想办法进入国安局,毕竟只有帮助弗兰克上台,才不会有人追究艾丹开发的控制*程序。艾丹冒着风险再次回到国安局的控制中心,在自己的程序中加入后门。以后通过这个后门程序,随时可以进入知名社交网站,掌握网民所思所想,再发布弗兰克所希望他们知道的任何消息。北卡罗来纳州发生一起爆炸事件,克莱尔赶往当地。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纸牌屋第五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创白宫抗疫不力,特朗普压力山大,有3个迹象显示美方或铤而走险? 》转载自海外探客,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179s.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179s-com.hzdlshop.com/jiuslov/xpohho/dhkkjdkdk.html report 12893 原标题:白宫抗疫不力,特朗普压力山大,有3个迹象显示美方或铤而走险? 最美人间四月天,不负春光与时行。可对美方来说,这个4月真是一言难尽。 美国三月份出现4次熔断,这种颓势未能完全扭转,一直延续到4月。而今美国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5月份的期货合约暴跌,居然以-37.63美元的负值收盘。油价已近倒贴到“买桶送油”,显示出市场对疫情和经济前景的悲观。 截至北京时间4月21日23点左右,美国新冠累计确诊病例达到792846例,直奔80万而去,而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